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是单行的民事法律(民法典能否溯及实施前发生的纠纷)

时间:2021-07-22 17:39:50

2020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解决了人民法院民法典在民事纠纷案件审理中的适用时间效力问题。 明确了《规定》民法典适用时间效力的两个基本原则、三个例外原则以及追溯适用的具体规定,以“法不追溯”、“高于既有判断力”为基本原则,以“有利追溯”、“空白追溯”、“法新”为例外原则。

民法典被称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其公布是新中国法治百年进程中的盛事。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法律的权威也在于实施。 完成新法与旧法的顺利过渡,保障新法的正确适用,梳理民法典的采用与推广的问题,具有较强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法律的时间效力是什么

法律的时间效力是指法律何时生效、何时终止效力,以及法律生效前的事件和行为是否有措施。

“打法”,即法的追溯效力,是指在某部新法实施后,对其生效前尚未确定审判或判决的行为是否有效。 如果有法律效力,就有打法和力量,相反就没有打法。

法不追溯到过去是法治的原则。 下手问题不仅在民事法中,在刑法、行政法中也很常见。 例如,我们熟知的刑法中从旧到轻的原则,即新法原则上没有办法,但新法不被视为犯罪或处决轻的,则根据新法处理。 从旧兼轻原则出发,既符合罪刑法定的要求,又适应实际需要,为绝大多数国家刑法所采用,我国刑法也采用了这一原则。

如何解决新旧法的联系

新旧法衔接问题是所有法治国家颁布新法后司法机关内部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如何保障新法在司法机关的统一、正确实施,不同国家的采用方式也不同。 例如德国在民法典颁布的同时还颁布了《德国民法典施行法》,是一部代表性地规定民事法律适用时间效力的单行法。 我国为了解决新旧法律联合适用的问题,通常采用制定辅助司法解释的方式。 例如,《合同法》解释(一)中就合同法的适用范围和时间效力问题规定了诉讼时效条款。

2020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 (以下简称《规定》 ),解决了人民法院民法典在民事纠纷案件审理中的适用时间效力问题。 这《规定》是第一个关于民法典的司法解释,也是唯一对适用民事法律的时间效力作出特别规定的司法解释。

《规定》民法典适用期间效力的两个基本原则、三个例外原则以及追溯适用的具体规定,即“法不追溯到过去”、“高于现有判断力”为基本原则,“有利追溯”、“空白追溯”、“法新”为例外原则

民法典时间效力的基本原则

《规定》第一部分《一般规定》的第一条和第五条中,明确了必须适用民法典和不适用民法典的两种情况,确立了民法典的时间效力以“法的不追溯与过去”、“现有判断力较之当初高”为基本原则。

法不追溯到过去

法不追溯到过去,意味着国家不能用现在制定的法律指导人们过去的行为,因为人们过去在当时是合法的,但是现在从事了被认为是违法的行为,所以不能按照现在的法律惩罚他们。 这个原则来源于罗马法,1789年确立于法国《人权宣言》年。 在我国,法律不追溯到过去的原则也适用于民法、刑法、行政法等。

《规定》第一条规定,民法典的规定适用于民法典实施后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 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当时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 但是,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这符合我国《立法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则不追溯到过去,但为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出的特别规定除外。

法的不追溯原则与法律的可预测性密切相关,坚持法的不追溯可以使民法典的适用顺利过渡,普通人的生活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剧变,大部分人可以通过民法典实施以前的行为取得自己预期的结果。 第一条的排除规定为其他例外原则的实施留有余地。

判断力高于击球手和力量

既判力即判决的实质确切定力是指法院作出的终局判决一旦生效后,当事人和法院都必须受其判决内容的约束,当事人在今后的诉讼中不得主张与其判决相反的内容,法院在今后的诉讼中也不得作出与其判决相矛盾的判断。 有决定权的审判具有阻断后诉和被羁押后诉的效果,一方面体现了法的稳定性理念对当事人诉权自由的限制,另一方面意味着前诉的既决事项不得被后诉推翻,强调法的稳定性和诉讼经济。 意味着即使判断力的效力对一方当事人有利,新法也不能追溯到已经生效的判断。 因此,从已经生效的审判中获得合法利益的人们,不必担心民法典的实施会失去合法性。

根据《规定》的第五条,在民法典实施前终审的案件中,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民法典的规定不适用。 以当初未讨论的案件为前提,表明对当初未讨论的案件,进入再审程序并不能取得与当初讨论相同的效果。 因此,根据《规定》第28条,当初存在的效果仅限于审理中和审理中的案件,规定施行后,人民法院未审查完毕的一审、二审案件适用本规定。

民法典时间效力的例外原则

现实生活很复杂,为了实现实质性的正义,有规则就有例外。 因此,《规定》以民法典的不追溯及过去为基本原则,同时规定,除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外,为有利的追溯、空白追溯、守法行为新等例外情况留出空间。

有利的追踪和原则

具有追溯到过去效力的法律根据其效果可以分为“不利的追溯”和“有利的追溯”。 “不利”和“有利”的区别不是法律规范是否赋予权利或赋予义务,而是比较新、旧法律的效果。 变更后的新法追溯到过去,减少或者剥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据旧法取得的权利和利益,或者赋予新的义务和责任的,属于“不利追溯”。 新法追溯到过去赋予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和利益,或者减少、免除他们已经承担的义务和责任的,属于“有利追溯”。

“不利的追溯”不仅损害人们的信赖利益,也损害人们对法律的信仰,因此为了法治社会是不可原谅的; 但是,“追溯到有利之处”,就没有上述弊端。 因此,不追溯过去的原则作为基于信赖利益保护原则的制度,只限制“不利的追溯”,不限制“有利的追溯”。

据悉,我国《立法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法律追溯到过去,但除了为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特别规定的规定外,一般都有利地追溯到这种情况。 民法典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作出了许多新的规定。 其中也有可以追溯适用的新法律规定。 《规定》第二条、第三条规定了适用有利的追溯和原则的条件。

适用民法典的有利追溯和原则有三个条件。 第一、更有利于民事主体合法权益的保护; 第二,更有利于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第三,更有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民法典有利追溯原则的适用,具体表现在《规定》第七条押运流动条款的效力、第八条无效合同的矫正、第九条格式条款未能提示说明义务的效力、第十三条继承权的丧失和恢复、第十九条高空抛物上。 很好,有学者将第八条无效合同的补正单独视为法的不追溯和过去原则的例外,称为合同有效优先的例外。 其实,该条规定的目的仍然是为了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其本质依然有利。

空白的追溯原则

空白追溯也称为新规定的追溯,来源于法官不得拒绝审判的规则。 因为法律事实发生的时候没有法律规定,民法典在方便法官审判的同时,为了保证审判标准的统一,有必要统一适用民法典的规定进行审判。

《规定》第三条规定了空白的追溯、原则及其例外,民法典实施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如果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没有规定,民法典有规定的,可以适用民法典的规定。 但是,严重损害当事人合法权益、增加当事人法定义务或者背离当事人合理期望的除外。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条中“可适用”的表述并不赋予法官选择适用与否的权利。 因为,该司法在说明第二部分规定的空白的追溯具体情况时,使用了“可以适用”这一表达方式。 因此,这里的“适用”应该理解为,只要不存在本条规定的三种排除情况,就应该适用。

适用民法典的空白追溯原则具体包括: 《规定》的第六条损害英雄烈士等人格权和社会公共利益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第十条以直接起诉方式主张解除合同,第十一条打破合同僵局,第十二条保理合同,第十四条打印被继承人兄弟姐妹的代位继承,第十五条遗嘱

超越法律的行为来自新的原则

跨越法律的行为是指行为在新法生效前开始,在新法实施后结束,跨越新旧两部法律的情况。 只要这种法律行为具有一定的连续性,或者约定了一定的连续性,就有可能成为以法律修改为前提的“超越法律的行为”。 跨越法律的行为从新原则出发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跨越法律的纠纷从新开始,纠纷事实不断跨越新旧法律,适用新法进行处理。 第二,跨越法律的期限新,法律期限跨越新旧法律实施期间的,适用新法期间。

《规定》第20条规定了适用民法典的跨法律履行逐步适用的情况。 民法典实施前成立的合同,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该合同的履行延续到民法典实施后,因民法典实施前的履行合同发生纠纷的,适用当时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 民法典施行后因履行合同发生纠纷的,适用民法典第三编第四章和第五章的相关规定。 《规定》第21条至第24条具体规定了跨越法律的争论为新,第25条至第27条规定了跨越法律期间为新的具体情况。

除了上述两个基本原则和三个例外原则外,《规定》第四条还规定了法官审判文件编制中的具体追溯,以及民法典实施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 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只有原则规定,民法典有具体规定的,适用当时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但可以根据民法典的具体规定进行审判。 虽然这不影响民法典的适用方式,但是作为从抽象原则追溯到具体规则的追溯,具有加强审判道理的效果。

作者:秦鹏博

资料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