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民事法律无效是什么意思{是股东吗?}

时间:2021-07-22 16:39:15

案例 | 不担风险的股东,是股东吗?

案例 | 不担风险的股东,是股东吗?

【案例综述】

1、蓝企壹公司与盈腾公司签下《增资协议书》,认购的股份。

2、蓝企壹公司与银杏盛世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购买股权。

3 .两个协议都是不承担风险的协议。

4. 《增资协议书》实际上是借贷合同,《股权转让协议》实际上是借贷担保合同。

5 .即使蓝企壹公司注册为股东,也必须认定为债权投资而不是股票投资。

【案号】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 )京民终101号

【诉讼主体】

上诉人(原审原告)佛山市顺德区北滘蓝企业壹投资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盈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银杏盛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斯科尔投资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自文、徐自田。

【基本情况】

上诉人佛山市顺德区北滘蓝企业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企壹公司)上诉人广东省盈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腾公司)、被上诉人银杏盛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原名国瑞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杏盛世公司)、被上诉人广东省斯科尔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被上诉人徐自文、被上诉人徐自田民间借贷纠纷一本院于2019年2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议院,公开开庭审理。 本案已经审理完毕。

【青企壹公司上诉请求】

一、重新判决一审判决第一项取消按年利率8%支付利息的部分,按年利率18%的标准计算借款利息。

二、撤销一审判决第三款,判决科尔公司对年利率10%的借款利息承担盈余十强公司连带清偿责任

三、诉讼费用由银杏盛世公司、盈腾公司、斯科尔公司、徐自文、徐自田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增资协议书》、《合作协议书》、《承诺函》由各关联方同日签署,共同构成借款关系的一部分。 本案的实际借款利率为年化18%。 盈余腾公司做出这样的安排,是要由斯科尔公司支付本来应支付的18%年利率中的10%的部分,与盈余腾公司和斯科尔公司的密切关系分不开,两家公司实际上由徐自田、徐自文两兄弟管理。 《合作协议书》的本质是支付斯科尔斯公司承诺的部分利息。 盈余十强公司应支付的利息为年利率18%,看涨公司应就10%的年利息与盈余十强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合作协议书》年约定的两年期限届满不影响18%年利率的继续履行及scall公司的连带责任。 03010中的两年期限本身与010-3010中约定的两年期限相对应。 两年到期,盈腾公司的借款利率并没有从18%变更为8%。 事实上,盈腾公司在《合作协议书》和《增资协议书》上依然承诺按原合作方案享受固定收益,“原合作方案”应包括《就北滘青企壹投资有限公司撤资事宜的答复》项的319万元/年,即10%的年利率部分。

三、一审判决确定盈余腾公司借款利率未充分考虑《撤资退股协议书》、《合作协议书》、《增资协议书》、《合作协议书》的实际履行情况。 科尔公司不仅支付了010-3010项年利息的10%,还为盈余滕公司支付了010-3010项年利息的5%。 《承诺函》、《合作协议书》、《增资协议书》实际上是一个整体,10%年的利息部分具体由谁支付,并不影响盈余腾公司承诺按18%年利率支付利息的真实表示。

【银杏盛世公司辩称】

银杏盛世公司将通过股权转让享有的盈余腾公司的13.81%的股权转让给了蓝企壹公司。 全部股权转让已经转让完毕,而且蓝企壹公司取得了股权。 银杏盛世公司与本案无关。 对银杏盛世公司的一部分,银杏盛世公司批准一审判决,银杏盛世公司无需承担法律责任。

【盈腾公司辩称】

盈腾公司的答辩意见与上诉意见相同。

【斯科尔公司辩称】

从双方的合作模式来看,斯科尔公司只是接受盈余滕公司的委托来支付费用。 由于斯科尔公司已经与蓝企壹公司签订了《增资协议书》,对方混淆了双方的法律关系。 科尔公司、盈腾公司、银杏盛世公司是各自独立的公司,科尔公司按照《合作协议书》的约定支付合作费用,科尔公司的合同义务已经履行,科尔公司没有任何义务支付对方所谓的延期利息。 一审判决呼叫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是正确的。

【徐自文、徐自田共同辩称】

即使双方之间是兄弟关系,双方也分别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各自独立,双方之间没有关系,同意一审判决。

【盈腾公司上诉请求】

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一款、第二款,修改判决依法驳回青企壹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

二、本案一审、二审案件的受理费、财产